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新聞 > 正文
告別機械,讓工傷認定“活”起來
作者:張翀 來源:工人日報 發布時間:20-07-28 09:11:00 瀏覽量:

近期,武漢一位昏迷多天的抗疫護士,未被認定工傷,引發熱議。

據了解,疫情防控中,突發疾病且遇工傷認定難的醫務人員不止她一人。由于不是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上突發疾病死亡或在48小時內搶救無效死亡,他們的工傷認定之路不夠順暢。對此,專業人士認為,應綜合考慮在抗疫特殊時期,以工作原因為關鍵要素,實行工作原因推定原則;杳100多天后,武漢市武昌醫院楊園街社區第二衛生服務中心主管護師、中醫科護士長沈蓓未被認定工傷。

3月7日,沈蓓在單位安排的酒店休息時昏迷,一直未能蘇醒。對其工傷申請,武漢市人社局稱,由于不符合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上突發疾病死亡或在48小時內搶救無效死亡,無法認定工傷。事實上,在疫情防控中,沈蓓的遭遇并非孤例。今年3月,湖北仙桃市三伏潭鎮衛生院醫生劉文雄抗疫期間在家猝死,其從未被認定工傷到最終認定工傷的過程,也曾引發廣泛的社會關注。


不予認定工傷

2月13日凌晨,劉文雄出現了胸痛、氣喘等癥狀,經急救無效不幸離世,死亡原因為急性心肌梗塞。

事實上,仙桃市衛健委于1月22日發布通知,要求各醫療衛生單位“全面啟動戰時值班備勤機制,全體人員取消春節休假,按作息時間正常上班,嚴格落實24小時值班值守制度”。

三伏潭鎮衛生院認為,劉文雄是在疫情防控期間死亡,不應機械地認定工作時間及工作地點。他的病發死亡系超時間超負荷在崗工作導致,應認定為工傷。

而仙桃市人社局出具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卻給出了不同的結論。

仙桃市人社局提出,劉文雄生前一段時間以來,并未承擔一線防疫值班任務,工作時間相對固定、上下班規律,劉文雄突發疾病的時間是凌晨,地點是在家中,不符合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應當認定工傷的情形;此外,心肌梗塞亦不屬于職業病范疇。因此,劉文雄的死亡不適用《工傷保險條例》規定。

“雖然劉文雄作為醫護人員,是疫情下的最美逆行者,其不幸病逝亦令人痛心惋惜。但作為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是職責所系,因其病亡情形不符合上述應當認定工傷的法定條件,據此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毕商沂腥松缇终J為。

2月27日,三伏潭鎮衛生院向仙桃市政府申請復議。


“不應機械地界定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

隨著行政復議,劉文雄生前的抗疫工作量也浮出水面:1月24日,三伏潭鎮衛生院成立發熱門診專家指導組,劉文雄擔任副組長,除本職工作外參與發熱病人的診治工作。1月12日至2月12日,他共診治病人3506人次。防疫期間,醫院還對外公布劉文雄電話號碼,他曾在休息時間接受病人問診。

值得注意的是,仙桃市還認定了劉文雄帶病上班的事實,認為在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他參與了防疫工作,應綜合考慮疫情期間的工作情形,可以認定其死亡屬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上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情形,符合視同工傷的情形。

“劉文雄的工傷認定,不應機械地界定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毕商沂姓蜂N了此前《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并責令重作決定。3月7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決定,對劉文雄在防疫備勤過程中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予以認定(或視同)為工傷。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楊思斌教授認為,此次圍繞抗疫醫護人員工傷認定爭議的焦點主要是工傷認定的標準!渡鐣kU法》《工傷保險條例》等確定了工傷認定的標準體系,即典型性工傷、視同工傷和不予認定為工傷。

劉文雄在家猝死,不能適用典型性工傷的“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的條款。但是,楊思斌認為,不能狹隘地理解“工作時間、工作崗位”,而是綜合考慮在抗疫特殊時期,醫生的工作時間延長且和休息時間不再有明確的界限,工作崗位拓展了,處于在家待命備勤狀態下的“家”成了工作場所的延伸,“待命和電話接診”就是在工作崗位上履行工作職責。

因此,他認為認定工傷符合法律規定和立法宗旨,彰顯了法律的公平正義。


建議增加因工作原因導致死亡的認定條款

針對引發沈蓓家屬質疑的“48小時工傷”條款,即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情形視同工傷。楊思斌告訴記者,“自頒布《工傷保險條例》以來,就一直是工傷認定的爭議條款!

當職工突發疾病,家屬救人心切,48小時后才放棄搶救,于是就不能認定工傷。在楊思斌看來,這無疑挑戰社會道德的底線。另外,隨著醫療技術的進步,死亡標準的確認、搶救的方式等也帶來了法律適用的困惑。

目前,多數國家并沒有把工作場所的突發疾病死亡界定為工傷。楊思斌說,《工傷保險條例》增加了“48小時工傷”條款,這實際上將保障范圍擴大到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突發疾病的情形,體現了我國工傷保險制度的優越性。

但在實踐中,也出現了超過48小時不予認定的困境。楊思斌認為,“48小時工傷”條款需要完善,增加因工作原因導致死亡的工傷認定的兜底性條款。

疫情發生后不久,國家就明確提出,醫護及相關工作人員因履行工作職責, 感染新型冠肺炎或因感染死亡的, 應認定為工傷。在楊思斌看來,這項規定強調了“因履行工作職責”的工作原因,而對工作地點和工作時間的要求降低,符合工傷保險制度的發展趨勢,體現了“最大限度地保護工傷職工”的工傷保險立法宗旨。

依據《工傷保險條例》,職工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視同工傷。其實,該項規定的適用范圍可以適度擴大到更多的勞動者。

典型性工傷認定強調“三工”要素,即“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才能認定為工傷,且都做了嚴格要求。但是,現代社會伴隨著科技的進步,人們的工作方式、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楊思斌認為,對工傷認定的“三要素”的理解不應機械化,不能固守其狹隘的文字含義,而是應以“工作原因”為關鍵要素,實行工作原因推定原則。




本文地址:http://www.882970.tw/news/9770.html
上一篇:內蒙古工傷保險信息系統即將上線
下一篇:下班兩小時后在看望孩子途中發生車禍,是否屬于工傷?
維權團隊更多>>
業務范圍更多>>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