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裁判規則 > 正文
職工下小夜班后回到公司公寓休息期間猝死,不屬于工傷
作者: 來源:裁判文書網 發布時間:20-08-12 09:25:00 瀏覽量: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16)最高法行申1418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李玲,女,漢族,1978年2月18日出生,現住甘肅省嘉峪關市。

一審第三人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住所地甘肅礦區。


李玲因訴甘肅礦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礦區人社局)社會保障行政確認糾紛一案,不服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甘行終字第157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馬永欣、代理審判員胡文利、閻巍參加的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F已審查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以下主要事實:朱濤是中核四〇四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以下簡稱第一分公司)倒班崗位員工,李玲系其妻子。第一分公司生產運行與休息模式為:倒班人員生產運行采用四班倒六班配方式,其中白班11點40分到17點40分,小夜班17點40分到23點40分,大夜班23點40分到7點40分,早班7點40分到11點40分。為方便倒班員工休息,第一分公司為倒班員工在福利區安排公寓,朱濤的公寓在果園小區31棟4單元,其中,朱濤住一樓,同班組的公翠英住四樓,榮繡文住五樓。2015年3月5日14時,朱濤從嘉峪關市蘭澤園乘坐倒班車進場上小夜班,23時20分下小夜班,3月6日00時40分左右,與同事毛旭東、公翠英、榮秀文一起回公寓,00時50分左右榮秀文給朱濤打電話詢問其是否回到公寓,朱濤在電話里表示已經回到公寓,榮秀文也聽到朱濤是在公寓一樓接聽電話。朱濤應于3月6日上白班,當日早晨10時15分左右,與朱濤住同一公寓的榮秀文、公翠英下樓時曾敲朱濤的房門,但無人應答,10時30分乘車進生產廠區上白班時,朱濤未上車,毛旭東等人打朱濤的電話但是無人接聽。


到達生產廠區以后,毛旭東和公翠英就朱濤沒有來上班的情況向車間領導王俊嶺、楊小軍作了匯報,車間領導即安排楊林去找,中午12時左右,楊林來到公寓打開房門,發現朱濤斜躺在床上,褲子穿了一半,眼鏡在臉上戴著,就和睡著一樣,楊林叫了幾聲但沒有應答,楊林即撥打了120和110。中核四〇四醫院出具了《居民死亡醫學診斷》(推斷)書》證明朱濤死亡原因為猝死。甘肅礦區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隊接警后派員到現場,經查驗,現場門鎖完好,死者仰某于床上,室內無明顯翻動及其他可疑痕跡,尸表檢驗也未見明顯外傷,綜合醫學證明及調查情況,認定朱濤死亡排除他殺及自殺可能性,系意外猝死。2014年9月25日,李玲向礦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礦區人社局在李玲補正材料后于10月13日受理申請。隨后礦區人社局進行了相關的調查核實工作,于2014年12月3日作出(2014)礦人社工傷認014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李玲不服該決定,于2014年12月29日向甘肅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提起行政復議。2015年2月12日,甘肅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作出甘人社復決字(2014)26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礦區人社局作出的(2014)礦人社工傷認014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李玲不服該復議決定書,于2015年3月18日提起訴訟,要求撤銷(2014)礦人社工傷認014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朱濤死亡屬于工傷事故。


甘肅礦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應當享有相應的行政職權,遵守法定的行政程序,準確認定事實,正確適用法律。關于礦區人社局是否具有相應的行政職權問題。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規定,縣級以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工傷保險工作。礦區人社局作為市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行政部門,具有認定工傷的法定職權,李玲對此不持異議。關于礦區人社局作出的行政行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的問題!豆kU條例》第十九條規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受理工傷認定申請后,根據審核需要可以對事故傷害進行調查核實,用人單位、職工、工會組織、醫療機構以及有關部門應當予以協助。礦區人社局受理李玲的工傷認定申請后,在申請人和用人單位提交證據材料的基礎上,進行了相關的調查核實工作,中核四〇四醫院提供了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甘肅礦區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隊提供了“3·6”朱濤猝死的現場查看筆錄,礦區人社局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了不予認定工傷的行政決定,行政程序并無不當。李玲認為礦區人社局的行政行為沒有違反法定程序,但認為僅依據《工傷保險條例》不夠,還應按照工傷認定辦法執行,調查核實工作不到位,材料不全,工傷認定過程中沒有盡到職責,對時間地點無法確定,對第一現場不明確,沒有組織開庭。但對其主張沒有提供相關證據支持。關于礦區人社局作出的行政行為認定的事實和證據問題。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一項的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本案朱濤死亡是否在工作時間、工作地點、以及是否因工作原因導致是各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


一、關于朱濤的死亡時間。從第一分公司提供的兩地生產運行和休息模式以及朱濤死亡經過報告來看,3月5日14時到15時30分期間,是朱濤從嘉峪關生活區到礦區上班時間,應屬于上班途中,從15時30分到16時40分期間,朱濤在礦區福利區休息,屬于休息和自由活動時間,16時40分到17時30期間,朱濤再次乘車前往生產廠區并到食堂吃飯,17點30分交接班后正式上班,應為正式上班前的準備時間,17時40分至23時20分為正式上小夜班時間。李玲主張朱濤從3月5日14時從嘉峪關上車時起就屬于上班時間,與事實不符。23時20分下小夜班后,朱濤再次乘車離開生產廠區前往福利區,于3月6日00時40分左右,與同事毛旭東、公翠英、榮秀文一起從生產廠區回到福利區,00時50分左右,朱濤回到公寓。從整個過程來看,朱濤在3月5日14時嘉峪關上車起到3月6日0時50分下小夜班回到公寓期間都是一切正常的,朱濤死亡的時間是在下班回到公寓之后,而不是在上班期間。從朱濤23時20分下小夜班到其于次日11時40分上白班,中間間隔時間長達12小時20分,因此該期間為職工生理需要的正常的休息睡眠時間,并不是工作期間的短暫休息。李玲認為朱濤與第一分公司存在勞動關系,朱濤的家在嘉峪關市和暢園,朱濤上班的時間應從其坐上礦區交通車時開始認定,上車后就由第一分公司管理,休息也屬于工作時間,屬于工作中休息,其主張與事實不符,亦缺乏法律依據。


二、關于朱濤的死亡地點。朱濤在3月6日0時50分下班回到果園小區31棟四單元一樓公寓后正常睡眠期間死亡,死亡地點位于礦區福利區,而不在生產廠區。福利區為職工上班前及下班后的休息及自由活動的場所,而非上班正常進行工作生產的場所。因此,朱濤死亡的地點并非工作地點。李玲提交的視頻資料不能證明朱濤是在公寓之外的地點死亡。礦區人社局提交的兩張朱濤死亡時的現場照片雖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但可以進一步佐證礦區人社局提交的證據,證實朱濤的死亡地點是在福利區公寓,李玲主張朱濤死亡的地點只要在廠區就應屬于工作地點,與事實不符。


三、關于朱濤的死亡原因。朱濤在3月6日0時50分下班回到公寓休息期間死亡,該休息期間長達12小時20分,是人們生理需求正常的休息睡眠時間,并不是工作期間的短暫休息。同時,中核四〇四醫院診斷證明朱濤的死亡為猝死;甘肅礦區公安局出具的現場查看筆錄也排除他殺及自殺的可能,系意外猝死,因此,朱濤在公寓休息睡眠期間死亡與工作無關,朱濤死亡是出于工作原因與事實不符。


關于礦區工作人社局作出的行政行為適用法律是否正確的問題。礦區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第十五條,李玲對所適用的法律沒有異議,但認為礦區人社局對所適用的法律依據應在舉證期限內提出,礦區人社局沒有在舉證期內提出,系舉證不能!豆kU條例》系行政法規,雖然礦區人社局在舉證期內未提交作出行政行為的法律依據,但其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認定書已明確表述作出行政行為的依據是《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第十五條,因此,不能認定礦區人社局作出行政行為沒有法律依據。


綜上,朱濤在下小夜班后,在晚上礦區福利公寓內正常休息睡眠期間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的情形。礦區人社局作出的(2014)礦人社工傷認014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原告李玲的訴訟請求。


李玲不服,向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基本相同的事實和理由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李玲不服,向本院申請再審稱:一、原審法院依據2015年5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進行裁判,適用法律錯誤;二、原審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朱濤死在單位公寓沒有合法有效的證據證明;三、李玲之夫死亡與其履行工作職責相關,是因工作原因在工作時間和涉及的合理區域內受到的傷害,應當認定為工傷。請求依法撤銷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甘行終字第157號行政判決書,將本案提起再審。


本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本案中,第一分公司《工作兩地生產運行與休息模式》《朱濤死亡經過報告》、相關證人證言以及公安機關“3·6”朱濤死亡案現場查看筆錄等證據可以證明,朱濤系下小夜班后回到公寓休息期間猝死,既非在工作時間也非在工作崗位死亡,故不屬于《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規定的情形。再審申請人認為公安機關“3·6”朱濤死亡案的現場查看筆錄違法,但未向本院提供相關證據也未提供其他有效證據推翻該證據證明的事實,故對該主張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再審申請人認為原審法院適用新修訂的行政訴訟法錯誤的問題,由于本案判決作出于新修訂的行政訴訟法實施后,故原審法院引用新修訂的行政訴訟法的相關條款并無不當。


綜上,李玲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再審申請人李玲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馬永欣

代理審判員  胡文利

代理審判員  閻 巍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五日

書 記 員  盧琨琨




本文地址:http://www.882970.tw/guandian/9825.html
上一篇:銷售經理從家出發去洽談業務,途中突發疾病48小時內死亡,不屬于工傷
下一篇:職工打卡上班后又因私事外出,在回單位途中發生交通事故死亡,算工傷?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