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裁判規則 > 正文
騎電動車上班途中摔倒身亡,無法查明事故原因,是否屬于工傷?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05-21 12:13:00 瀏覽量: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贛行申41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樟樹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邱連花。

原審第三人江西宏宇能源發展有限公司。


再審申請人樟樹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樟樹人社局)因與被申請人邱連花、原審第三人江西宏宇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宇公司)工傷行政確認一案,不服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贛09行終8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完畢。

一審法院查明,死者黎曉清系邱連花的丈夫,為宏宇公司員工,工作崗位為煉焦車間出爐班班長。2017年1月15日23時25分,黎曉清駕駛二輪摩托車從宏宇公司宿舍出發前往宏宇公司焦化分公司上班途中,摔倒受傷,經醫院搶救無效于2017年1月22日死亡。事故發生后,經樟樹市公安局交警大隊2月8日依法作出了公交證字第002號《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證明由于事故現場無目擊證人,無法查明事故原因。同時,宏宇公司依法向樟樹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樟樹人社局以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以及相關認定工傷的規定,不予認定為工傷。為此,邱連花不服,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樟樹人社局所作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一審法院認為,樟樹人社局作為樟樹市職工工傷認定的行政主管部門,具有對本市轄區內職工工傷申請作出行政確認的法定職權。對本案被訴行政行為法律依據的理解與適用是本案爭議的主要焦點,也是該行政行為是否合法的關鍵。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另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情形的,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責任認定書和結論性意見的除外。因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而不認定為工傷的,必須提供本人承擔主要責任的證據。在本案中,邱連花、樟樹人社局均出示了樟樹市公安局交警大隊所作的《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該《證明》只是載明了死者黎曉清的死亡原因,由于事故現場無其他目擊證人,無法查明事故成因,并沒有證明該事故是由死者黎曉清的主要責任造成,樟樹人社局亦沒有提供其它充分有效的證據來證實黎曉清承擔事故主要責任!豆kU條例》屬于勞動法的范疇,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是勞動法的立法目的。本案中,黎曉清是否承擔事故主要責任的舉證責任在于依職權作出行政確認的樟樹人社局,該舉證責任不應由受傷害的勞動者承擔,在沒有充分的證據證明黎曉清承擔主要責任的情況下,不能推定黎曉清承擔事故主要責任或全部責任。故樟樹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違反了上述規定,屬適用法律、法規錯誤,依法應予以撤銷。對邱連花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為了維護社會主義法制,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二)項之規定,判決:一、撤銷樟樹人社局于2017年4月24日作出的樟人社傷認字【2017】17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二、由樟樹人社局對邱連花申請認定黎曉清死亡為工傷重新作出認定。


樟樹人社局不服,向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边m用該項規定認定工傷應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在上下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的傷害,二是職工本人承擔非主要責任。本案中宏宇公司的職工黎曉清系在去上班的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導致死亡,符合第一個條件,但在該交通事故黎曉清是否承擔“非主要責任”,對這一情形樟樹人社局與邱連花之間存在爭議,因此是否符合第二個條件也是本案的主要爭議焦點。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等情形時,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責任認定書和結論性意見的除外。前述法律文書不存在或者內容不明確,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就前款事實作出認定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其提供的相關證據依法進行審查!北景钢,交警部門未對本案所涉事故作出事故責任認定書,只出具一份《交通事故證明》,并載明“由于事故現場無其他目擊證人,無法查明事故成因”,因此,有權機構對黎曉清在本案所涉事故中是否承擔“本人主要責任”這一情形未作出認定。根據上述規定,在本案中,樟樹人社局可以就黎曉清是否承擔“本人主要責任”作出認定,但不承擔黎曉清負“本人主要責任”的舉證責任,因此,一審法院認定樟樹人社局應承擔證明黎曉清負“本人主要責任”的舉證責任,系對法律規定的理解錯誤,二審法院予以糾正。


樟樹人社局在受理本案工傷認定申請后,對本案事故開展了調查核實,對黎曉清的同事楊文、禹光軍分別進行了詢問。禹光軍是在黎曉清發生事故后才到事故現場的,不是黎曉清發生事故時的目擊證人,在他的調查筆錄中記載“交警……進行勘探后說未發現其他車輛和黎曉清有碰撞的痕跡”,但交警部門在其出具的《交通事故證明》中未說明“未發現其他車輛和黎曉清有碰撞的痕跡”,此時應采信交警部門出具的《交通事故證明》,對禹光軍的證言不予采信,樟樹人社局采信禹光軍的證言并認定黎曉清負事故全部責任,系認定事實錯誤。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一條“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制定本條例”之規定,《工傷保險條例》的主要立法目的之一即是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讓遭受事故傷害的職工及時獲得經濟補償。在本案中,對黎曉清在該事故中承擔何種責任無法確認的情形下,應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目的,結合全案事實從有利于勞動者的這一角度進行推定,即不應認定黎曉清在此次事故中負全部責任。據此,樟樹人社局作出的工傷認定系事實認定錯誤,應予以撤銷。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基本清楚,程序合法,處理結果正確,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樟樹人社局申請再審稱,原一、二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撤銷一、二審判決,依法對本案進行再審。主要理由如下:一審判決關于我方舉證責任的認定,適用法律錯誤,無法律依據,應當予以撤銷;死者黎曉清不符合“非本人主要責任”條件,不符合工傷認定條件;本案不能直接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一條中的法律原則,該條規定的是立法目的,并非具體的認定工傷條款。


被申請人邱連花未提出答辯意見。


原審第三人宏宇公司述稱,其根據死者黎曉清家屬要求,已與黎曉清家屬達成補償協議,并已支付了補償金。至于其是否能夠認定工傷由人民法院及政府工傷認定部門根據事實、依法依規進行裁決。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在上下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在交警部門無法認定事故責任的情況下,被申請人樟樹人社局做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是否合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時,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責任認定書和結論性意見的除外”。因此,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是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的重要證據,但并非前提條件。通常情況下,交通事故發生后交警部門結合現場調查情況能夠作出事故責任認定書,但本案因事故現場無直接目擊證人等原因,致事故責任無法確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款規定,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等法律文書不存在或者內容不明確,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就前款事實作出認定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其提供的相關證據依法進行審查。該款規定明確了在交警部門無法認定事故責任的情況下,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仍應依法作出事實認定。同時,該條還明確了法院對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作出的事實認定應結合其提供的相關證據依法進行審查。本案中,樟樹人社局在交警部門無法認定事故責任的情況下對本案事故開展了調查核實,對黎曉清的同事楊文、禹光軍分別進行了詢問。根據其對楊文、禹光軍所作的詢問筆錄顯示,只有禹光軍對事故責任情況進行了一些描述,該描述稱“交警……進行勘探后說未發現其他車輛和黎曉清有碰撞的痕跡”,但交警部門在其出具的《交通事故證明》中并未說明“未發現其他車輛和黎曉清有碰撞的痕跡”,且禹光軍是在黎曉清發生事故后才到事故現場的,不是黎曉清發生事故時的目擊證人,故其證言不能作為認定黎曉清負事故全部責任的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三十四條第一款規定:“被告對作出的行政行為負有舉證責任,應當提供作出該行政行為的證據和所依據的規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無正當理由逾期提供證據,視為沒有相應證據!备鶕豆kU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的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的,除本人承擔主要責任外,應當認定為工傷。本案中,樟樹人社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黎曉清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承擔主要或全部責任,市人社局認為“本案所涉交通事故黎曉清應當承擔事故主要責任”的證據不足,據此,應當認為樟樹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為工傷的決定所依據的證據不足。一審判決撤銷該不予認定工傷決定并責令其重新作出行政行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無不當。


綜上,樟樹人社局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樟樹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

審判員  *  *

審判員  ***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四日




本文地址:http://www.882970.tw/guandian/9663.html
上一篇:最高法判例:視同工傷中“48小時”的起算時間,以醫療機構出具的病歷等材料為準
下一篇:最高法公報案例: 公司未及時辦離職手續,賠員工5.59萬元 !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